-林染_荏苒

很久之前写的了,话说只能发十张,结局戳头

山有木兮





emmmm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而且他居然还有后续……求轻喷。



山有木兮

“秋儿,外面梅花开了,可好看了。”叶修开门进屋,等不及抖搂一下身上的雪就从怀里掏出了刚折的梅花枝让丫鬟插在瓷瓶里。
“诶呦呦这一身的寒气。”叶秋也不瞅他,自顾自的冲那刚插进梅花的瓷瓶那边去:也亏得叶修机灵,挑的枝条上面都是些含苞待放半开不开的梅花,可以开一段时间。
“算你聪明……诶你还不快把斗篷脱了,弄一屋的雪。”见着梅花心情大好的小少爷终于舍得往叶修那边扫了一眼,见那人斗篷还没脱下去开口问道。
可叶修不但不脱斗篷,还从衣柜里拿出了叶秋的斗篷让他穿上。
“你这是又要干嘛啊?”叶秋虽不明白叶修的意图,但还是乖乖的披上斗篷任由叶修把他拉到窗前,叶修把兜帽给他扣上后开了窗:窗外是两个小雪人。一模一样两个憨态可掬的小雪人在阳光下亮晶晶圆滚滚的,可爱的紧。
“你这出去半天就弄这个了啊。”叶秋的眼睛都跟着雪人变得亮晶晶的,盯着雪人都移不开了。叶秋又往前探了探身,整个人都快挪到窗外去了,他想摸摸那两个小雪人。
可还没等他碰到雪人的胡萝卜鼻子,就被刚脱了斗篷的叶修手忙脚乱的给扯回了屋。
“诶呀叶秋,今天外面可冷了再冻着你。”
叶修关上窗子,把叶秋赶到有烧着火炉的里屋才让叶秋脱了斗篷。
“等哪天不这么冷,我去求求爹带你到花园那看梅花,这段日子你可别生病啊。”
叶秋一听说可以出屋高兴坏了,乖乖的顺了叶修的意躺进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你不来嘛?”叶秋抬抬眼问叶修
“我等会儿,我身上太凉再冰着你,等暖回来的。”叶修拎了个凳子坐在火炉边上好让自己快点变暖一些好上床陪他家小少爷。
这是十三岁的叶修和叶秋,一起生活了十三年的叶修和叶秋,甚至都没分过床睡。
所以听到叶修逃家的消息时叶秋是死活都不信的,可奈何这话他又从父亲口中听来一次,便再由不得他不信。
那以后叶秋生了场大病,来势汹汹的让叶秋整天浑浑噩噩,嘴里总是念叨着“哥哥”“叶修”。
这一场病忙坏了叶府上下,温婉的叶夫人更是整日操心着小儿子的饮食汤药。
可就算这样,叶老爷也没丝毫透露叶修的事。
那是一天晚上,叶老爷找来从小照看叶秋身子的医师询问叶秋的身体情况,却不料这一场谈话被刚好路过同样惦记着弟弟身体的叶修一字不漏的偷听了去。
包括那句:“怕是撑不过而立。”
震惊了的叶修直接推开了屋门,不管一旁脸色严肃的父亲直接询问医师:“就……不能救了么?”
那医师是识得叶修的,也眼看着哥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长叹一声开口:“倒也不是救不得,只是这药材,着实太难找了些。”
“什么药……”
“古书有云,鲛人之鳞可医百病。可能否找到,讲究的是缘分。
叶修闻言看向父亲——他听了老先生那一声叹息便知这所谓鲛鳞不是什么好寻得的东西,他却一定要寻得,不为别的,他只是想让自己心尖尖的那个人长长久久的活下去。
他这是在征求父亲的同意,倒不是为了他的允许,而是在寻求帮助。
叶修明白,若他要离家,总是需要一些东西的。
父子俩对视了许久,终究还是叶老爷败下阵来,沉默着为他大儿子准备离家需要的东西。
说是准备,也不过只是一柄剑,一些盘缠,几件衣服和一匹马,叶老爷把叶修送到门口,临行前叶修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爹……先别告诉他。”
这时,叶修和叶秋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少年,叶修的离开对叶秋的打击太大,这一场病来的意料之外,医师虽拼尽一身医术,也只医好了大半,终究还是落下了病根。
那之后叶秋愈发的不爱说话,常年把自己关在屋里,至多见一见叶夫人。
就这样的日子叶秋过了三年,叶夫人看着儿子的身体一天天垮下去更是忧心,挖空了心思想让叶秋开心点。
正好这几日赶上叶秋的生辰,叶夫人遣散了下人,只余家中三口,还请了那一位医师来。
叶夫人知道叶秋不爱热闹,想着只有家里几个人多少可以让他倒到心事,可真正到了这时候,倒是叶夫人先红了眼,怕被叶秋看见急急的擦去,叶秋也只装作没看见。
一家三口安安静静的,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倒是那医师跟嘱咐自己孙子似的叮嘱叶秋要多注意身体。
叶秋的身体由不得他熬夜,叶夫人就早早的撵了他回房间,只是回到屋里叶秋便红了眼,屋里坐着一个他日思夜想了三年的人。
说来也是造化,叶修在外三年,走过的地方不多,偏寻到了一个小镇,镇上人少,却有一个老人告诉他,这个地方,每隔几年会有鲛人来一次。
叶修明白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等,可那种毫无期限的等待太可怕,他还太想念家里那个人。
他终究没忍住,连夜赶了几天路赶上了他们的生辰。
“怎么就熬成这样……”
叶修把叶秋拉进自己怀里,任他拳打脚踢也不撒手,等到他折腾累了乖乖躺在自己肩膀上,叶修告诉他,等他再回来就能治好他。
十八岁的叶修答应十八岁的叶秋,等他再回来,等他身体好起来,他就带他去游历,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同时叶秋也答应叶修,在他回来之前,按时吃饭,好好吃药,等他回来的时候给他看一个像小少爷的叶秋。
叶秋很听话,身子也不再那么弱,连带着下人们都觉着这日子好过了。
叶秋这一等,就是七年。
饶是那老先生再怎么用心,叶秋那本就不如旁人的身子还是一天天垮了下去。
这一日老先生照照历给叶秋号完脉,却是摇着头深深的叹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叶修可以带着鲛鳞回来。
一家子的期望没落空,几日后叶修果然到了家。
没有人知道叶修在叶秋药里加了什么——自他回来后也再没别人经手叶秋的药。只是看着叶秋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叶家上上下下都挺高兴的,只是叶老爷总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和叶秋说话的叶修……

算算日子,这已经是到家第十五天,也是叶秋服用那鲛鳞的第十五天。这天哥俩早早的起了身,叶修说要带叶秋去看日出,叶秋听了欢喜的像个孩子。
可他想不到这一天,仿佛带来了他这一生的绝望……
叶修拉着他坐在山坡的草地上,远处的山头上太阳刚刚露头,晃得还没亮起来的天红红的,好看的不得了。
叶秋偏过头想和叶修说些什么,可还未等他开口就被叶修以吻封缄,直到这时叶秋才发现叶修今天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秋啊……可能哥要食言了,如果有下辈子……哥再带你去看天下吧。”叶修捏捏叶秋的脸,身体随着声音的一点点虚弱落在叶秋身上,任叶秋怎么叫也再没醒过来。

后来叶秋带着叶修的尸体回到家,安葬之后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几夜,再出门的时候整个人没什么表情,只是满头青丝变白发。
自那以后,他叶秋便只为那一个人活着。

另一边叶老爷连哄带劝的让叶夫人躺下,将一本医书中的一页小心翼翼的撕下点燃扔进桌旁的瓷盂里。
那还未完全燃尽的书页上写着这么一行字:
“海有鲛人,其鳞可医百病,需至亲之人心头血为引,半月即可痊愈……”

END

【双叶年上/24h】


【双叶生贺】2017双叶年上36H企划

一辆小破车,新手司机注意避让,求评论●▽●
话不多说,咱们直走微博(ಡωಡ)

https://m.weibo.cn/5844361856/4112802739659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