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染

嗯,真好。

此处@宁予锦 
我锦锦生日快乐!!!!

https://m.weibo.cn/5904715507/4246416841319672

贺文奉上

emmmm写的东西和想的永远不一样orz……驾照考不出了QAQ

【19H/双叶年上】Candy(备用)

2018双叶生贺企划:

 @林染 


*活动传送门:http://project-yeye.lofter.com/post/1ed5e9ce_12d93294


*流水账预警




肉乎乎的小手伸出,叶秋看着沾了碘酒的棉花在手背上画出黄色的圈,眼泪汪汪的委屈极了,


叶修就站在他身后,同样肉乎乎的小手按在叶秋肩上,攥着颗棒棒糖。


在针尖被埋进血管里的一瞬眼疾手快的剥了糖纸将糖塞进叶秋嘴里,手心冷汗涔涔的像是被扎了一针的是他。


那时候叶秋爱哭,叶修愿意哄他。


后来兄弟俩身体开始抽条长高,轮廓分明了,性子倔了,平时看着乖乖巧巧的男孩子。二指宽的竹板,脾气上来,一下下打下去就一下下的挨,一句软话都不肯说。


一时叶父都气红了眼,下手重了些,痛感让汗珠顺着叶秋额角往下滴,叶修在一旁看的心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扑到叶秋身上替他挨了一下,竹板锋利的侧棱砍在叶修肩胛骨,迅速就见了红,叶父脾气上来更是拦不住,余下的愤怒尽数撒到了叶修身上。


晚上兄弟俩并排趴在床上,背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叶修仍递一颗橘子味的棒棒糖,剥了糖纸伸到叶秋唇边,平日里斥责板子都没有激出的泪水一下子决了堤,叶修扯了纸巾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叶秋擦泪,趁机揉他细软的头发。


那时候叶秋不怎么爱哭了,叶修还是愿意哄他。


再后来,兄弟两个开始接触电子游戏,叶修上手很快并迅速沉迷其中,叶秋倒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也并不妨碍他给叶修打掩护。


青春期少年的脾气让叶秋与父亲的嫌隙越裂越深,直至一日爆发了争吵后,叶秋回房间怒气冲冲的翻箱倒柜着收拾行李箱,叶修就在一旁看着,也不拦他。


翌日清晨,房间里就没有了另一人的温度,唯桌上用橘色的糖压着一张纸:“拜拜了,老弟。”


叶秋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一天,出门后像是变了个人,叛逆的孩子开始学着听话,习得顺从。叶秋变的沉默,收起叶修在家时的骄纵脾气,按着叶父的意思考了重点,顺利的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五月二十九日,高考季,兄弟俩的生日。


许了愿吹熄蜡烛,将红着眼的父亲和抽泣出声的母亲关在门外,叶秋一颗心胀的酸疼。


叶秋抱着腿窝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盯着钟发呆。


时针走过十二点。


“吱嘎”的开门声,叶秋一抬头给偷偷摸摸的叶修吓了一跳。


“还不睡。”叶修关上门坐在床上跟叶秋咬耳朵,叶秋一歪头直接钻进叶修怀里,缓缓摇头,一言不发。


叶修抬手按按扎在胸前的脑袋,嘴唇轻触在发顶,一句“生日快乐”震的叶秋头皮发麻。


叶秋抬起头,因缺氧通红的脸慢慢靠近,轻轻的一个吻烙在叶修唇角。


叶秋翻身背对叶修躺下,声音闷闷的:“还不快滚,等老爷子看见打断你的腿。”


叶修没动,手指勾着叶秋的手开口:“你睡了我就走。”


叶秋阖了眼,装出一副困极了的样子,直到凌晨,身边床垫一轻,关门声响过叶秋才张开眼,借着微弱的光看到枕边放着的一颗橘子棒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橘子的味道冲进口腔,甜出叶秋满眼的泪。


叶修慢慢打开家门,揉着发红的眼眶一步三回头的向楼上的窗户望。


等到叶秋拿着身份证去认识考场,发现抽屉里并排放着的户口本不翼而飞的一瞬间叶秋还是蛮想骂人的。


忙忙碌碌的考试结束的很快,没什么压力的考上了叶父要的大学,如了父亲的愿学习金融,叶秋仍是沉默的,按部就班的生活。


四个年头,十六个季度,叶秋脸颊的婴儿肥褪去,轮廓锋利起来,腰背笔直。


极好的样貌带来了男男女女的追求者,叶秋一个个微笑着婉拒,心心念念的总是叶修对他弯起的嘴角和他手心的温度。


叶秋25岁那年冬天,一个叶秋退役的消息炸的他头疼,QQ打三个问号发过去


“没事”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带过,叶秋也就再没问过。


他只是窝在床上,反反复复的看叶修退役的那一场节目,只觉得嘴里发苦。


叶秋第一次尝了尼古丁的味道,烟火辣辣的冲进嗓子呛了叶秋满脸的泪。


那一年春节叶秋偷偷买了机票直奔H市,兄弟俩也没什么时间独处,插科打诨的。


只是叶秋喝了酒被叶修扛上楼扔上床,自叶修离家后睡眠就没好过的叶秋窝在叶修床上盖着叶修的被子微张着嘴睡的像个孩子。


三两句把陈果糊弄下楼,叶修俯身抱了下叶秋,轻轻撩起叶秋额前的头发印了个吻。


第二天叶秋准备走时,叶修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他一眼。


叶秋坐上出租,习惯的把手伸进口袋,仍是一块橘子味的棒棒糖。


叶秋笑弯了眼,含了糖给叶修发qq消息


“拜拜。”


也收到了叶修同样简单的告别。


那之后的见面就是叶修真正退役回家,可连床单都没铺好就被老爷子轰出了家门。


兄弟俩背上有相同的疤痕,背德的感情气急了叶父,两人挺直的背脊鲜血淋漓。


最后暴怒的叶父被抽泣着的叶母拦下,兄弟俩互相搀扶着回了房。


上了药叶修仍剥了糖往叶秋嘴里送,叶秋就含着糖冲他笑,慢慢红着眼笑出了泪搂着叶修的腰把泪水尽数流进叶修心里。


做母亲的终究是太了解孩子,看着叶修归家后眼睛又亮起来的小儿子叶母叹着气松了口,然后就是骂骂咧咧着红了眼眶的叶父。


再之后,叶修就坑了老爹一把要来了两个月的假期,叶修带着叶秋全世界各地的溜达。


他们在极光下接吻,叶修给叶秋套上戒指。


两人十指相扣着走在欧洲小镇的街道,叶秋含着橘子糖走在路沿上,叶修在路边上拉着他的手,叶秋咬碎糖块,塑料棒丢进垃圾桶,两个影子在路灯的灯光下重合。


那个吻,是橘子味的。

【双叶生贺】2018双叶生贺企划

2018双叶生贺企划:

本活动为2018年双叶生贺企划,将在5月29日00:00开始定时掉落粮食。


今日起至5月19日报名截止,有意报名者请私信或加QQ群密聊 @林染 


双叶无差:677629904


双叶年上:235596060








内容要求




题材不限,需完结。


想鞭策自己填完已开的坑或番外也欢迎,但需打上活动TAG。



  • 文:字数不限,但需具备完整结构或梗。


  • 图:黑白、彩色不限,需完整度高的扉页or故事结构完整的漫。


  • 视频:MAD、MMD、动画剪辑,需注明借物表或资源来源,动画剪辑影像限定官方资源,画质、音质清晰,画质建议480p以上,理想720p。


  • 其他:刻章、毛毡玩偶和其他手工作品等,作品照片需明亮清晰。



CP:双叶无差、双叶年上、双叶年下,副CP不拒但请酌量。








发布格式




网页版客户端可设置定时发布。



  • 标题格式:

    【xxH/双叶】标题

    【xxH/双叶年上】标题

    【xxH/双叶年下】标题


  • 正文格式:

    第一行请设置活动页传送门。

    第二行请注明避雷、阅读须知。如:副CP、XX前任、PARO等。


  • TAG要求:

    2018双叶生贺企划 必打

    双叶双叶年上双叶年下 至少择一









已报名名单




 @宁予锦 


 @Mikaela 


 @林染 


 @未眠 


 @天寒歲暮_珸葉 


 @六路迷微 


 @【破绽百出】咕噜的小黑 


 @趣多多_弯妹w 


 @Lin赤煊★银光落刃duangduangduang 


 @千川行_高二备考中 


 @【破绽百出】兔喵V一叶不成秋 


 @【破绽百出】🐾向北逐 


 @宫青霜-D2-乙E12-13 


 @WINGS嘤嘤南韵 


 @梓思 


 @Vita Dolce


 @『破绽百出』涟苍铭


 @双叶知秋。 


 @【破绽百出】竹夭 








其他事项




 



  • 今日起至5月19日报名截止,为避免Lofter私信遗漏,有意报名者尽量加入QQ群。无差党、清水党(含亲情向)或年下党请加入双叶无差群;年上党(非清水)请加入双叶年上群,群列表搜寻林染报名。勤劳者可报名两篇以上作品,最终粮食数量取决于报名作品数量。 


  • 报名截止后将进行时间表分配,请参加者按照自己所分配到的时间定时发布。 


  • 由于活动上线仓促,为了给参加成员充足时间准备,务必自行规划好产粮时间,于5月28日前完成作品。


  • 活动开始后,由参加者自行发布个人Lofter,活动号再进行点赞、推荐和转发至活动号空间留存历史档案。


Crazy

首先@【破绽百出】宁予锦 
我流哨向吧……
ooc……
可能有点雷....
还有点瞎jb煽情.....
感觉对不起抓到我的锦锦……

https://m.weibo.cn/5904715507/4213305402592315

【双叶年上】leaves by 林染

就沉迷发糖,想让老叶带小叶秋到处溜达,四处撒狗粮,弟弟就是用来宠的嘛!

双叶新春活动:

北京的冬天总是来的很冷,特别是大雪过后,而这种天气最受欢迎的地方一定是被窝儿和一个来自男朋友的温暖怀抱。




如果,有男朋友的话。


      


     


北京刚下了雪,白花花的裹着屋顶和树枝,街道上的雪差不多清理完毕,工具磕碰在地板上混进了音乐声。




叶修长手一伸捞过手机关了闹铃,照例低头在叶秋额头上亲了一下,顺手趁他没迷糊过来的时候揉乱他一头黑发起了床。




等叶秋艰难的爬出被窝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前看到面前满脸微笑看着他的叶修,整个人都清醒了。




“....有事?”




叶秋拿起牛奶抿了一口,有点烫。




“秋儿我带你私奔吧。”




如果这搁在几年前没准叶秋还真的会信他的邪。但是此时此刻他只是淡定了翻了个白眼舔舔唇上的奶渍:




“你又咋坑的老爹啊”




“你猜啊。”




叶修拄着下巴看他。




叶秋瞪他一眼用杯子挡住因被盯着迅速烧红的脸,开口:




“什么时候走?”




“下午一点十四登机。”




叶秋闻言脑子里被“那我起这么早干什么。”刷屏,嘴含着牛奶鼓起来,委屈成叶球。




后来叶秋还是认命的和叶修收拾了行李还抽空窝在沙发上看了个电影。




两人到机场帽子口罩捂了个严实,毕竟叶修是个公众人物,这时候二人谁都不愿被认出来。




总算是安静的登了机,安置了行李后叶秋无聊的拿手机玩消消乐,叶修就看着叶秋玩,趁他打不过关微微鼓起嘴的时候伸手去戳,收获一个瞪视和一个很故意的牙印。




两人闹了这一阵飞机也即将起飞。




飞机明显上升的瞬间叶修听到到身边的人长出了一口气,他握住叶秋的手,果然汗津津的。




叶秋有点轻微的晕机,原不很打紧,但他恐高,两者叠加在一起的让他感觉整个人都混沌起来,手上的传来的温度让他放松下身体靠在叶修身上。




八个多小时,叶秋基本在睡眠中度过,快到目的地叶修叫醒他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犯恶心。




搭上出租车叶修告诉了司机一个很明确的地址,下车后叶秋精神好了一些,四下扫了一眼,看到了车站。




两人在酒店简单休息了一下就又踏上了罗瓦涅米的火车。




叶秋有个小秘密,他喜欢圣诞老人,从小就喜欢。




叶秋知道圣诞老人村是好久以前了,久到叶修还没离家,小小的叶秋问母亲能不能看看圣诞老人的时候,叶母拨弄着键盘告诉他,在很往北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圣诞老人们在那里生活,给孩子们制作和挑选礼物,给人们送去祝福。




自那以后叶秋心里就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兴趣,但是叶父不可能允许家里庆祝什么圣诞节更别提在床头挂等待礼物的长袜。




那时候也是叶修向他承诺说带他去抓圣诞老人,他也知道每每圣诞节叶修悄悄的往他床头放礼物。




叶修离家那几年,礼物倒是还有,只是,不再是叶秋最想要的东西了。




想到这叶秋微微笑了下,看着叶修眨了眨眼。




对方也在看他,幽深的黑眼睛像是看进了叶秋心里。




那个哄人的承诺,他根本没想到叶修还记得。


      


     


到地方的时候刚好上午十点,兄弟俩找了个地方放了行李,叶秋便急不可耐的往出跑。




冬季的圣诞老人村,真的很像童话,到处都是雪,白雪覆盖着地面,裹着小屋的屋顶,随处可见的还有在路边堆起的可爱雪人,雪盖着松树,树上还挂着彩灯铃铛等装饰品。




叶秋恍惚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吵着妈妈要圣诞老人的孩子,直到手被抓着塞进人口袋里。




他回头看叶修,黑眼睛笑意盈盈的,倾身在叶修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温软的唇轻轻掠过冰冷的脸颊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叶修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叶修慢慢扣紧口袋里的那只手,变成十指相扣的形状。




叶秋拉着他走在雪地里,慢慢笑的见牙不见眼,抛弃了自家男朋友,跟雪人合照,手冻得通红也非要想方设法的在叶修领子里塞点雪。




叶修冰的直缩脖子还不舍得还手,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自己后叶修抓住叶秋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就直接把叶秋制住,然后把红了脸乖乖被牵着的叶秋领进了温暖的姜饼小屋。




黑眼睛,黑头发,同样的围巾,两个人照着对方的形象做了两个姜饼小人,丑是丑了点,但是既然都一样,两人难得没有嫌弃的收下了对方的礼物。




出门便是邮局,两人各自挑了中意的贺卡,不约而同的写给父母,特别是叶父,两个年轻人的贺卡上都写了大大的Merry Christmas贺卡装进信封,盖上圣诞老人邮局的邮戳,贴上圣诞老人和驯鹿的邮票,放进红色的邮筒里。




兄弟俩甚至开始讨论叶父收到信时的表情。




“他会不会撕了。”




叶秋开口,语气压不住的笑意。




“妈不让,他就不能撕。”




两个人看着对方笑起来,漫无目的游荡着,直到看到一头驯鹿从就在两人前面不远的地方慢慢走着。




叶秋突发奇想的要跟踪这只鹿,叶修点了头。




驯鹿在深林里优雅的踱步,时不时回头像是确认他们还在不在附近。




两个人就这么跟着这只精灵般的动物,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一个小房子门前。




走了这么久,两个人都要冻僵了,叶修上前试着敲了敲门,但是叶秋没想到开门的会是一位白胡子白头发红衣服的老人。




礼貌的问了好,老大爷笑呵呵的让两人进了屋,不大的小屋子里有一个壁炉,火烧的很旺,屋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和一个小桌子,桌子旁摆了四个可爱的小凳。




老人端来热巧克力让二人暖身,开口便是带着一股子他乡味道的普通话。




叶修看看叶秋,叶秋正处于一种懵逼和喜悦交界的状态。




老爷子拿了一块曲奇饼嚼着,操着不流利的汉语和两个人聊天,讲几年前来到这里的小男孩今年又来了,讲一对小情侣偷偷跑出来寻找圣诞老人。




不知不觉两人杯中的热巧也见了底,老爷子往嘴里又放了一块曲奇起身在礼物堆里翻找着什么,再回身时手里已经拿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任何找到圣诞老人的人都会得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和祝福。”




因为这个盒子的大小,两人并没有办法放进口袋,这种温度也不能直接这么拿着,两人征求了老人的意见后打开了盒子,那是一对很精巧的,素银的指环,很窄,内里还刻着XQ的字母。




叶修抬头看着老人眨了眨眼,旁边的叶秋转头看看叶修又看看老人,明白过来。




“你知道我们是...”




叶秋抬头看着“圣诞老人”咬了咬唇开口。




“完全明白,你们又不是第一对,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对,相爱的人都会得到圣诞老人的祝福。”




等两人从小屋出来,夜幕降临,雪花纷纷扬扬的洒下来,仍是那头鹿带领他们回到了人声鼎沸的地方,他们找到了那块写着66度32分35秒的牌子,跨过那条白线,他们到了北极,在梦幻的极光下,叶修单膝下跪给叶秋套上了那枚戒指,也套牢了这个人。


      


他们不会环球旅行,他们也不可能去坐热气球,叶修更不可能在公共场合强吻叶秋。但是叶修记得叶秋的每个愿望,会在叶秋难过难受时提供肩膀,他会在极光下和叶秋求婚,他们不可以张扬,不可以昭告天下,但是却可以拉着手,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END)


=======================


线索: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来咯来咯
https://m.weibo.cn/5904715507/4202304997649507
此处@兔喵V一叶不成秋 
一句话喻黄提及

乖小孩 2

复健复健,妈呀不会开车了哭唧唧


https://m.weibo.cn/5844361856/4171021248863200

乖小孩

蜜汁忙到爆炸……照例的车……ummmmm慎入

https://m.weibo.cn/5844361856/4141140196518725

嘀嘀嘀

日常打卡上车啊,早班车已到站

https://m.weibo.cn/5844361856/4139047523947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