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染

嗯,真好。

【19H/双叶年上】Candy(备用)

2018双叶生贺企划:

 @林染 


*活动传送门:http://project-yeye.lofter.com/post/1ed5e9ce_12d93294


*流水账预警




肉乎乎的小手伸出,叶秋看着沾了碘酒的棉花在手背上画出黄色的圈,眼泪汪汪的委屈极了,


叶修就站在他身后,同样肉乎乎的小手按在叶秋肩上,攥着颗棒棒糖。


在针尖被埋进血管里的一瞬眼疾手快的剥了糖纸将糖塞进叶秋嘴里,手心冷汗涔涔的像是被扎了一针的是他。


那时候叶秋爱哭,叶修愿意哄他。


后来兄弟俩身体开始抽条长高,轮廓分明了,性子倔了,平时看着乖乖巧巧的男孩子。二指宽的竹板,脾气上来,一下下打下去就一下下的挨,一句软话都不肯说。


一时叶父都气红了眼,下手重了些,痛感让汗珠顺着叶秋额角往下滴,叶修在一旁看的心惊,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扑到叶秋身上替他挨了一下,竹板锋利的侧棱砍在叶修肩胛骨,迅速就见了红,叶父脾气上来更是拦不住,余下的愤怒尽数撒到了叶修身上。


晚上兄弟俩并排趴在床上,背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叶修仍递一颗橘子味的棒棒糖,剥了糖纸伸到叶秋唇边,平日里斥责板子都没有激出的泪水一下子决了堤,叶修扯了纸巾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叶秋擦泪,趁机揉他细软的头发。


那时候叶秋不怎么爱哭了,叶修还是愿意哄他。


再后来,兄弟两个开始接触电子游戏,叶修上手很快并迅速沉迷其中,叶秋倒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也并不妨碍他给叶修打掩护。


青春期少年的脾气让叶秋与父亲的嫌隙越裂越深,直至一日爆发了争吵后,叶秋回房间怒气冲冲的翻箱倒柜着收拾行李箱,叶修就在一旁看着,也不拦他。


翌日清晨,房间里就没有了另一人的温度,唯桌上用橘色的糖压着一张纸:“拜拜了,老弟。”


叶秋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一天,出门后像是变了个人,叛逆的孩子开始学着听话,习得顺从。叶秋变的沉默,收起叶修在家时的骄纵脾气,按着叶父的意思考了重点,顺利的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五月二十九日,高考季,兄弟俩的生日。


许了愿吹熄蜡烛,将红着眼的父亲和抽泣出声的母亲关在门外,叶秋一颗心胀的酸疼。


叶秋抱着腿窝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盯着钟发呆。


时针走过十二点。


“吱嘎”的开门声,叶秋一抬头给偷偷摸摸的叶修吓了一跳。


“还不睡。”叶修关上门坐在床上跟叶秋咬耳朵,叶秋一歪头直接钻进叶修怀里,缓缓摇头,一言不发。


叶修抬手按按扎在胸前的脑袋,嘴唇轻触在发顶,一句“生日快乐”震的叶秋头皮发麻。


叶秋抬起头,因缺氧通红的脸慢慢靠近,轻轻的一个吻烙在叶修唇角。


叶秋翻身背对叶修躺下,声音闷闷的:“还不快滚,等老爷子看见打断你的腿。”


叶修没动,手指勾着叶秋的手开口:“你睡了我就走。”


叶秋阖了眼,装出一副困极了的样子,直到凌晨,身边床垫一轻,关门声响过叶秋才张开眼,借着微弱的光看到枕边放着的一颗橘子棒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橘子的味道冲进口腔,甜出叶秋满眼的泪。


叶修慢慢打开家门,揉着发红的眼眶一步三回头的向楼上的窗户望。


等到叶秋拿着身份证去认识考场,发现抽屉里并排放着的户口本不翼而飞的一瞬间叶秋还是蛮想骂人的。


忙忙碌碌的考试结束的很快,没什么压力的考上了叶父要的大学,如了父亲的愿学习金融,叶秋仍是沉默的,按部就班的生活。


四个年头,十六个季度,叶秋脸颊的婴儿肥褪去,轮廓锋利起来,腰背笔直。


极好的样貌带来了男男女女的追求者,叶秋一个个微笑着婉拒,心心念念的总是叶修对他弯起的嘴角和他手心的温度。


叶秋25岁那年冬天,一个叶秋退役的消息炸的他头疼,QQ打三个问号发过去


“没事”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带过,叶秋也就再没问过。


他只是窝在床上,反反复复的看叶修退役的那一场节目,只觉得嘴里发苦。


叶秋第一次尝了尼古丁的味道,烟火辣辣的冲进嗓子呛了叶秋满脸的泪。


那一年春节叶秋偷偷买了机票直奔H市,兄弟俩也没什么时间独处,插科打诨的。


只是叶秋喝了酒被叶修扛上楼扔上床,自叶修离家后睡眠就没好过的叶秋窝在叶修床上盖着叶修的被子微张着嘴睡的像个孩子。


三两句把陈果糊弄下楼,叶修俯身抱了下叶秋,轻轻撩起叶秋额前的头发印了个吻。


第二天叶秋准备走时,叶修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他一眼。


叶秋坐上出租,习惯的把手伸进口袋,仍是一块橘子味的棒棒糖。


叶秋笑弯了眼,含了糖给叶修发qq消息


“拜拜。”


也收到了叶修同样简单的告别。


那之后的见面就是叶修真正退役回家,可连床单都没铺好就被老爷子轰出了家门。


兄弟俩背上有相同的疤痕,背德的感情气急了叶父,两人挺直的背脊鲜血淋漓。


最后暴怒的叶父被抽泣着的叶母拦下,兄弟俩互相搀扶着回了房。


上了药叶修仍剥了糖往叶秋嘴里送,叶秋就含着糖冲他笑,慢慢红着眼笑出了泪搂着叶修的腰把泪水尽数流进叶修心里。


做母亲的终究是太了解孩子,看着叶修归家后眼睛又亮起来的小儿子叶母叹着气松了口,然后就是骂骂咧咧着红了眼眶的叶父。


再之后,叶修就坑了老爹一把要来了两个月的假期,叶修带着叶秋全世界各地的溜达。


他们在极光下接吻,叶修给叶秋套上戒指。


两人十指相扣着走在欧洲小镇的街道,叶秋含着橘子糖走在路沿上,叶修在路边上拉着他的手,叶秋咬碎糖块,塑料棒丢进垃圾桶,两个影子在路灯的灯光下重合。


那个吻,是橘子味的。

评论(2)

热度(131)